铁路小夫妻婚后的第一个春节-dnf商人吧

  济南火车站的徐晓斐和徐晓燕两口子,被同事们叫做“小飞燕”。今年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,为了工作,两人成了一对“相思燕”。

  晚上七点多,拥挤的济南火车站售票大厅,冷清了下路来,还在售票窗口值班徐晓燕因为一直低头忙活,没注意到,买票队伍里还有一个手捧饭盒的人。

  送饭的就是丈夫徐晓斐。为了赶在晚上6点前到岗,徐晓燕没吃晚饭就出了门,丈夫徐晓斐只好趁着8点上班前的空送过来。

  在运转车间,徐晓斐负责的是列车车厢挂接和故障车厢更换。虽说晚上乘客不多,但只要线上有一辆车,工作也不会停。从晚上8点到早上8点,徐晓斐都要站在车厢门口,用对讲机引导机车司机把一列列火车驶入待发轨道。

  晚上十点半,徐晓斐把济南始发到乌鲁木齐的班列送进站台轨道;这个时候,徐晓燕也才抽出空,吃上一口已经凉掉的晚饭。

  徐晓燕说:“委屈是肯定有的,毕竟结婚第一年,就不能在一块过年,但是想想吧,我们俩还能在一个单位,一块上班,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还能一块下班,还可以一块回家,还是觉得心里比较温暖的。”

  因为站里规定上班时间不能带手机,夫妻俩一到值班时间,就走进了各自封闭的世界,除夕夜里像互致一下新年问候都不行。徐晓燕说,闲下来的时候最难过。会想他吃饭没有啊,然后外面冷不冷,然后带没带暖宝宝……

  虽然随身带着妻子准备的暖宝宝,但忙的时候,徐晓斐几乎顾不上戴手套,暖宝宝更排不上用场了。

  因为给机车发信号,主要靠电台上的三个按钮嘛,三个按钮比较小一些,戴着手套不太方便,还是不戴手套的话,会发的比较及时准确一些。

  徐晓斐说,值夜班最难熬的不是寒冷,而是凌晨三四点时袭来的睡意。新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就这样过去了,按照站上的值班规律,接下来的四年里,夫妻俩的春节都要这样在岗位上度过。

  徐晓燕说:“每一个人旅客的身后都是一个温暖的家庭,我能帮助到他们回家团圆,回家过年,我觉得挺开心的。”

  (记者 魏波 陈耀辉 亓子涵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